正文首页 >互联网+明星 > 正文

王思聪打赌的领域又死了一家,他还需要“吃翔么”?

Wjage.com 虎嗅网 / 梦歆安 / 2017-10-24 11:04:10

狂飙突进的共享单车市场,基本划定的格局是只剩下2家有竞争力的公司,虽然数据各种好看,但是大规模盈利仍未到来。共享充电宝的竞争是什么走向呢?

  最近共享单车酷奇和共享充电宝乐电接连宣布倒闭,共享经济又被推向风口浪尖。尽管前有共享女友、共享马扎出来蹭热度,但终究是昙花一现。共享经济模式最为吊诡的还要数共享充电宝。
\
  共享充电宝的诡异之处在于——广受质疑的同时,它又能完成一轮接一轮的融资。即便是流量大户王思聪发表了“要吃翔”的言论,也没有阻挡资本市场的热情高涨。

  近日,杭州的共享充电宝公司乐电停止运营的消息再度引发热议,这次,共享充电宝真的要断电了吗?

  数据揭秘,共享充电宝是真需求还是伪需求?

  伪需求或者需求不够旺盛,是共享充电宝遭遇的最大质疑。

  今年7月,共享充电宝公司来电在全国一些城市做了用户调查,很多用户表示“都有充电宝”,但是在被问道“你现在带充电宝了吗?”的时候,绝大多数用户表示没有。

  对绝大多数不经常出差的上班族来说,他们有充电宝但平时并不携带,这确实是普遍存在的现象。

  来电科技CMO任牧表示,“对用户而言,重要的是随时随地应急充电和移动充电。”正因为如此,任牧认为,特定场景的用户需求依然存在——在车站、机场等大场景,来电共享充电宝的租借频次远过1次,甚至能达到6。当然我们也投放了很多小场景,如餐饮店、网吧等,租借频次在0.7到0.8次。

  街电CEO原源接受了品途商业评论的采访,他认为,“共享充电宝绝对不是伪需求,参考9月的微信小程序指数,街电的指数已经和京东、王者荣耀媲美了,无论是活跃用户数量还是规模增速都很夸张”。
\
  图解:10月11日,知名小程序统计平台阿拉丁发布了2017年9月的阿拉丁指数TOP100榜单。其中,作为共享充电宝行业龙头的街电位列榜单第19位

  另一方面,随着移动支付的普及,人们的生活与手机的关联越来越强,手游和社交的线上化,导致手机耗电越来越快,而电池技术无法满足很多用户一天的用电需求,因此“用户也希望随处都可以充到电”。

  对于上述情况,小电科技CEO唐永波深有感触,几年前去火车站接一个重要的合作伙伴时,他的手机只剩下4%的电量,他明白在这种场景下,有一个充电宝是多么重要。

  尽管创业者认为自己的项目有广阔的空间和机会,但事情的戏剧性在于,数据将他们的观点推翻了。

  今年上半年,腾讯创业于工作日和周末分别蹲点了北京市商场、饭店、咖啡馆等场景,累计25个小时,观察了小电、Hi 电、街电、来电4家共享充电宝的运营状况。

  发现共享充电宝仅成功租赁5次,加上出售数据线的收入,累计收获21元。

  在对4个场景,共计40名用户的充电时长调研中发现:

  桌面式设备(小电和Hi电)的使用时长:70%的用户充电时长为30-60分钟,6.6%的用户使用时长超过了1小时。

  机柜式设备(街电和来电)的使用时长:42%的用户使用时长在30-60分钟之间,30%的用户使用时长超过了1小时。

  共享充电宝的使用次数和使用时长数据都不理想,实际上这种情况的发生不难想象,在餐厅等场景中,顾客如果需要充电,一般找商家,或者找其他顾客借用充电宝就能解决。因此有人戏称: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,就没共享充电宝什么事了。

  竞争内与外:买单的用户不多,行业内耗严重
\
  进入10月后,乐电宣布停止运营,结束了短短7个月的运营。

  虽然公司没有给出停止运营的原因,但是这并不难猜测。

  1,低使用率

  据了解,乐电共投放了2000个充电宝,按照一个6000毫安充电宝40元的价格进行计算,乐电方面需要投入的硬件成本约为8万元。

  与其他共享充电宝企业100元的押金不同,乐电仅需要用户支付50元的押金费用,因此,乐电需要把使用率提升到80%左右(将1600个充电宝租出去)才可以收回回本。

  低使用率是击倒乐电的最主要因素。与乐电采用同样模式(机柜式)的街电目前已经进入了全国70多座城市,共投放了30多万台设备,近140万个充电宝,街电给出的数据是日订单量达到了22万单,也就是说,在行业内领先的街电的使用率仅在15.7%左右。

  桌面式玩家HI电的发展似乎也遇到了一些问题。

  今年9月,HI电员工爆料HI电花样裁员,以丢失设备等理由裁员或者降低员工薪水。有媒体就此向HI电CEO刘文源求证,但是对方全盘否认,并称,“林子大了什么鸟都会有,这只能说明我们公司规模大了,是好事情。”

  2,以技术为主导的严重内耗

  对于行业内首位出局者,任牧认为小玩家被淘汰并不意外,同时也指出,“以小公司的倒闭来看衰整个行业是不合理的”。

  原源则认为,虽然这一轮洗牌来得比自己预想得早,但也说明了共享充电宝的规模效应非常重要。

  说到规模效应,街电算得上是行业领先的,这家海翼股份孵化的项目,在今年5月,获得了陈欧的3亿元投资,与聚美优品完成了并购。

  在街电科技经过增资扩股后,海翼股份对街电的直接控股比例由46%下降至18.4%。9月29日,海翼股份继续抛售减持街电科技股份,将其持有街电科技15.236%的股权转让给天津顺事通达科技有限公司,转让价格为人民币 4800万元,此次转让股份,预估海翼持股街电科技降至3%。

  业内人士表示,街电的“退烧”有部分原因是因为这并非是一个纯靠技术就能致胜的市场产品。

  但是共享充电宝行业正在经历一场以“知识产权”为主题的内耗。这个故事告诉我们:单靠技术或许无法致胜,但是没有技术却绝对会失败。

  据公开数据统计,截至9月底,与共享充电宝相关的知识产权诉讼已经发生了45起之多。其中,以深圳来电科技为起诉方的案例最为典型。

  从去年开始,深圳来电科技已经发起多项专利侵权诉讼,包括深圳云充吧科技有限公司、友电科技有限公司等在内的竞争对手都相继成为被告。

  据悉,自2017年3月起,来电就6项相关专利技术对街电发起了累计30件诉讼,涉及赔偿金额超过6600万元。据来电相关工作人员提供的数据,目前含海外专利在内,来电已经申请了85件专利。

  虽然充电宝已经不算是高科技产品了,但是技术仍然深刻影响着用户体验,HI电遭遇的麻烦,就跟产品的技术维护和创新密不可分。

  一位从HI电离职的员工透露,在获得A轮近亿元融资之后,刘文源表示将把钱用于技术升级和人才招募。

  但实际上,Hi电的产品并无改进,甚至Hi电的技术团队也只有十余人,技术水平跟不上,“产品真的是太差,有的商户都更换了三四批了,甚至有的商户扬言免费的也不用了,因为太烂了。”

  位于北京远洋国际的一家餐厅里,服务员对这一现象予以了证实,他表示HI电的设备“经常出现扫码后充不上电的问题。”由于顾客的投诉,给餐厅带来了一些麻烦。

  趋势快与慢:资本脚步慢了,技术革新快了

  据品途商业评论观察,今年上半年在资本市场风生水起的共享充电宝行业在7月以后鲜有融资动态。

  这种情况跟共享单车较为类似,摩拜单车和ofo确立了头部竞争地位后,资本放弃了共享单车市场上的其它公司。

  但共享充电宝这条赛道的竞争格局还没有被明确地写定,单从融资状况来看,小电、街电、怪兽充电处在领先的位置上。

  关于共享充电宝的第三方运营数据,只有艾媒咨询发布过的Q1报告,此后都是各家声称自己处在行业领先位置,因此无法客观呈现行业的竞争格局。

  资本的却步,或许说明共享充电宝已经触及行业天花板。

  在共享充电宝持续火热的上半年,熊猫资本合伙人毛圣博曾明确表示,共享充电宝没有特别大的需求,第一是成本太低,每个人都能轻而易举地拥有自己的充电宝;第二是替代方案太多,大多数饭店都可以免费提供充电服务;第三是流动很麻烦,用户用完后还是要还回到相应的机柜。

  同时,他也透露了投资人的一个普遍心态,“像团购一样投一家公司”,另外就是愿意跟着规模大的,或者特别有自己逻辑的机构投资。就目前来看,腾讯、小米、红杉、金沙江都已经完成布局,这意味着共享充电宝行业的第一轮投资热潮已经平息。

  原源表示,行业下半年鲜有融资,不是说明资本市场对行业的关注度减退,而是资本方变得理智起来,他们清楚地认识到“单纯通过资本力量扶持一个新品牌弯道超车非常不现实”。他告诉品途商业评论,街电一直有接到投资意向,“只不过现在不缺钱,把重心放在市场层面。”

  与资本放缓的脚步不同,电池充电技术正在发力,尤其是手机行业的领导者iphone正在发力。

  在今年iphone8的发布会上,苹果宣布大规模采用无线充电技术,这种利用无线磁电感应充电的方式可以降低手机磨损率,势必会成为手机行业未来的一大趋势。

  无线充电一旦普及,共享充电宝行业将面临一次巨大的挑战——设备租赁和售卖数据线的盈利模式将彻底幻灭,产品和运营模式都需要进行变革。

  另外,国产手机的快冲技术也正在迅猛发展,“充电5分钟,通话2小时”已经不再引人注意,快充成为了行业共识。

  无线充电和快充技术都会冲击共享充电宝的市场,使用率已经惨不忍睹的共享充电宝还受得起电池技术革新的打击吗?

  最后说回共享充电宝盈利的问题,从一开始,这门生意瞄准的盈利方式有以下两种:充电宝本身的租赁费用和售卖数据线,以及屏幕接广告。

  但是目前来看,这两种方式都没有跑通,归根结底,问题出在规模化上,如果无法稳定地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,盈利模式都是空想。

  在抢占B端市场的过程中,HI电用较差的用户体验说明,就算铺开了市场,但是用户体验一旦没有做好,很可能伤害商家的利益,进而遭到抛弃。

  另一方面,一位投资人对共享充电宝和线下商家的结合表达了不看好态度,“业务和场景有些相悖,餐饮商家并不希望用户在店里待的时间更长,毕竟这对翻台率会产生影响。”

  原源则认为,“共享充电宝的盈利过程和盈利环境比共享单车更加理性且平滑,而且未来街电的盈利模式不仅仅局限于充电,很多商业化打法都在建模测算当中。”

  行业洗牌对于出局的公司是残酷的,但是对行业却有好处。乐电创始人在对媒体发布的声明中表示,共享充电宝的存在是有相当意义的。“只是目前大家脚步都太快了,很多方面都需要进行良好的调整。比如使用频率、投放的场景、产品安全等,就目前来看使用频率还是不达标的。”

  狂飙突进的共享单车市场,基本划定的格局是只剩下2家有竞争力的公司,虽然数据各种好看,但是大规模盈利仍未到来。共享充电宝的竞争是什么走向呢?

  原源表示,“这个行业的淘汰速度超过了我的想象,很多共享充电宝企业没能撑过共享充电宝‘第一阶段’:构建产品网络。随着资本环境变化,可能这个行业大格局已定,最终是一个‘三国杀’或‘双雄争霸‘的局面,街电必然是其中最头部的一家。”

  半年前,王思聪的一条朋友圈把共享充电宝推向舆论顶峰,被他泼冷水的正是陈欧投资街电一事。半年以后,原源对此事做了回应,他表示这半年里,街电在很多城市的万达做了活动,“万达甚至为我们带来了很多路转粉”。

  “我认为好项目一开始有人看不懂非常正常,思聪是个聪明人,你看他最近有继续提及这个话题吗?”原源最后说。

分享到:

1、网加时代(wjage.com)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
2、网加时代(wjage.com)原创的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和来源“wjage.com”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追究责任;
3、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网加时代(wjage.com)修改或补充;